环评行业再迎整治风暴,对14000名环评师全面排查

一场发布会,让环评市场的整治再次受到舆论关注。

7月21日,在生态环境部举行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环评司司长刘志全介绍,从全国环评文件常态化复核情况来看,虽然环评文件粗制滥造、弄虚作假属于个别情况,但性质极其恶劣,对环评制度公信力的损害十分严重。

他表示,去年以来,生态环境部指导全国各级生态环境部门加强常态化监管,已将存在环评文件编制质量等问题的265家单位和217人列入环评失信“黑名单”或限期整改名单。

环评行业再迎整治风暴,对14000名环评师全面排查

据刘志全介绍,生态环境部已对在环评信用平台建立诚信档案的环评单位和环评工程师(下称环评师)进行全面排查,对8000多家环评单位和14000多名从业环评师做到一家一家过、一个一个查,坚决清理不具备技术能力的“空壳”环评公司和存在“挂靠”等违规行为的环评师,以及诚信档案基础信息存在问题的单位和人员。目前,各地正在抓紧完成处理处罚工作。

环评乱象与“空壳”环评公司和挂靠环评师等密切相关。环评行业因何滋生出大量“空壳”公司?又因何挂靠成风?生态环境部明确表示对此大清理后,会给行业带来怎样的影响?

泛滥的“空壳”公司

环评行业再迎整治风暴,对14000名环评师全面排查

“能不用自己名字就不用”

环评行业再迎整治风暴,对14000名环评师全面排查

环评造假因何入刑难?

有评论称,挂靠现象对行业的发展后患无穷。一方面,环评机构通过经济手段轻易获得了人员证书,弱化了对人员能力的培养,严重影响环评文件质量,不利于行业发展;另一方面,环评工程师被明码标价,通过考试获取了证书,却不参与环评工作,基本不具备实际工作能力,造成有证书无能力的情况,不利于行业进步。同时,挂靠证书、伪造签字等行为严重影响环评诚信,不利于行业规范。

事实上,对存在挂靠等行为的环评师进行整顿,由来已久。

2014年3月3日,原环保部就发文指出,环评机构在环评专职技术人员管理中存在一些突出问题。对于隐瞒个人情况、虚报本人全职工作单位的相关人员按照有关规定予以处理,并纳入从业人员信用信息系统。

同年7月30日,原环保部发布相关《通知》,要求对住所所在地位于北京、河北、吉林、福建、江西、河南、贵州和陕西的285家环评机构进行抽查,抽查内容中就涉及“检查环评机构是否存在外单位挂靠人员”。

《中国新闻周刊》梳理相关通报发现,被查处的环评师多被处以通报批评、失信记分、注销登记等处罚。

2014年7月31日,原环保部通报了31家环评机构共62名环评师存在挂靠情况。这些环评师均被注销登记,同时被通报批评并记入环评诚信信息系统。

通报显示,上述62人多来自环保系统、高校等,例如环评机构河北辐和环境科技有限公司申报的环评师胡某明,工作单位实为河北省环保厅;湖北天泰环保工程有限公司申报的姚某兵等3人,均来自武汉市环境监测中心站;丹东轻化工研究院有限责任公司申报的李某云,工作单位为辽宁大学。

有评论称,环评挂靠尤其是公职人员的挂靠行为,使得环评制度中的编制和审批人员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严重扰乱了环评制度,丧失了环评的公信力和有效性,如果任由其发展,将会使通过环评的项目也存有极大的环境隐患。

在地方上,对这类环评师的查处也多次见诸报端。如2022年4月,天津市生态环境局通报了14名存在挂靠行为的环评师,该局对相关环评师和环评单位予以失信记分。

事实上,环评弄虚作假违法行为已经写入《刑法修正案(十一)》(2021年3月1日正式施行)。该条文新增了生态环境领域的内容,环境影响评价、环境监测机构“弄虚作假”首次纳入刑法定罪量刑。

其中明确,承担环境影响评价、环境监测等职责的中介组织的人员故意提供虚假证明文件,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在涉及公共安全的重大工程、项目中提供虚假的环境影响评价等证明文件,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特别重大损失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但为何该法施行一年多来,至今鲜见相关违法者因此获刑?

向春表示,这其中涉及环保执法人员执法意愿和执法水平的问题。比如,在这类事件中,执法人员往往存在取证难、检测难的问题,环保部门的证据要求和公安的证据要求也有较大差别。

在7月21日的发布会上,刘志全强调,部分地方生态环境部门会同公检法司等相关部门主动担当作为,针对故意提供虚假环评文件且情节严重的典型案例,正在积极推动有关司法实践。下一步将对涉嫌环评造假的违法犯罪分子予以严厉打击。

王灿发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在追究刑责的过程中,主要困难体现在事实认定上。比如一些环评弄虚作假的行为并不明显,认定起来难度较大。此外,还涉及对“情节严重”的认定上,究竟什么样的情节算是“严重”,这也给环保部门在执法时增加了困扰。

他认为,环评工作应形成事前预防的机制,不能等出了问题之后再去查。对于环评的管理,降低门槛,减少官方色彩是必要的,这样可以激发市场活力,但也容易产生一些新问题,也增加了大量“空壳”公司和挂靠环评师。

“所以,现在应该总结实践中出现的经验和教训,健全和完善环评制度的立法,对做环评工作的单位,制定相应的资质要求。”王灿发说。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2022年第28期

Baidu
sogou